Treashia

写文画画都不咋地 主业是哈哈哈

【MiFlo】【黑道paro】恋爱是天使与小熊的圆舞曲 现在篇03

全文请戳:现在篇【01】【02】【03】【04】

                  过去篇【01】

写在前面
cp:Mikelangelo/Florent
Laurent/Nuno
(斜线有意义)
*航班老师终于出场了!
*极度ooc,介意者请慎!!!
*从这章往后就开始黑了,大概没有之前那么轻松,要开始主剧情线了。
*感谢法扎伴舞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在这文里被我用来用去真是太辛苦了(;´༎ຶД༎ຶ`)
*作者以吐槽为生,没有文笔只有脑洞。高三狗很可能长弧,但我争取不坑文!!!
*只是同人娱乐,不涉及米老师和Flo,航班和妞妞真人

那么…嗯。
———————————————————
03
Florent醒来的时候特别特别舒服的翻了一个身,然后觉得真是太舒服了于是他又翻了一个,然后又翻了一个。

然后他惊醒。

这个尺寸与手感以及这个舒适程度……

这不是我的床!?

“是啊,这不是你的床。”Mikelangelo坐在房间的角落翻了个白眼。

其实绑架Florent Mothe最简单不过了。

Mikelangelo只是让Nuno简单的安排了两个人,简单的爬树,简单的翻进了Florent Mothe和Yamin Dib爱的小屋,简单的趁着Yamin Dib洗澡唱歌和Florent Mothe出门倒垃圾的时间,往Florent Mothe的牛奶里投掷了一颗爱的晚安药片,简单的避开一个小时之后睡到昏厥的Yamin Dib,简单的把被迫睡到昏厥的Florent Mothe从宿舍后门抱了出去,简单的给老大汇报了工作,最后简单的把Florent Mothe放在了老大的床上。

完全清醒的Florent现在只觉得自己被坑了。无论是全裸的状态还是坐在角落里范着黑气盯着自己的“天使”,都太超过了。
我只是借了几块钱啊!我不卖身的!
你们搞音乐的都是这样的吗!
这床哪来的啊!
天使您怎么这么有钱的难道是我的梦想基金助您一夜成名了!?
这莫名的黑帮气息是怎么回事啊?!

等等,黑帮气息……
“你是黑帮啊?”
我怎么就这么问出来了啊!?Florent Mothe把这句话排在了最想撕掉自己嘴的第三位。

“嗯,我是。”Mikelangelo眨了眨眼,从角落中走出来。“你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

……Florent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他就随口这么一问,还真的问到点上了。前两次见面的回忆让他整个人尴尬到了极点,他在心里疯狂的安慰着自己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他是想逃跑的,但是他稍微思考了一下成功的概率。嗯,还是算了。先乖乖听话,今后见机行事。

“我是……”Florent的声音有点颤抖,“我是Florent Mothe.”

“哦,行吧。”Mikelangelo走到床边,身子微微向Florent探过去。“还算听话。”

Florent急忙向后躲了一下,却被Mikelangelo死死卡住了后颈。

“你给我听好了,Florent Mothe,我,Mikelangelo Loconte.”Mikelangelo离Florent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愈发清晰。
“你惹到我了,你明白吗。”

Florent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个……我,很抱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啊,好吧,我明白了,同是失恋之人。但是我失恋也没有直接绑架啊好吗好吗!
好的我们就此忽略Florent的自我吐槽,毕竟他今天脑回路不太清晰。

“你应该感到抱歉。”Mikelangelo松开手,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狠狠的摔上了门。

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
Mikelangelo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举起手枪对着墙上的靶打空了一匣子弹。
Nuno敲了敲门之后直接推门进来,把一支录音笔放到了Mikelangelo桌子上。
“别想了,干正事儿。”Nuno拍了拍Mikelangelo的肩膀,看了看嵌进墙里的子弹,“绑都绑回来了,杀着玩儿玩儿?”
Mikelangelo垂下眼,深呼吸了一下,“饭喂了?”
“喂了。”
“别放他出来,看严点,你们去处理一下学校那边。”
Nuno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Mikelangelo又揉了揉太阳穴,甩了甩脑袋把热狗熊甩出去,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录音笔。

Mikelangelo眉头一皱。

Yamin这两天一直活在心惊胆战与无尽的自责之中。
Florent突然失踪了。
但是无论他再如何向学校反映,学校还是只给出“我们会妥善解决”这一种答复,到最后干脆告诉Yamin“我们指派Florent Mothe同学去非洲援助难民了。”

鬼才会信你们啊!

但是既然学校能够这么敷衍,说明Florent的失踪一定和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有关系。
Yamin仔细的捋了捋时间。
他最后一次见到Florent是在玫瑰花事件那天的晚上,两个人因为超级玛丽的蘑菇大吵一架,特别生气的不理对方,在Yamin冲进浴室洗了一个小时澡之后,慢悠悠的走出来准备和Florent打一次和解战却发现他已经睡的不省人事。
然后第二天早上Flo就没了。

嗯……嗯?
玫瑰花事件?
Yamin的脑子里突然闪回了那天上午的画面。

“Flo,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傍大款了。”

“你瞎说!谁能随随便便买一屋子玫瑰!这都是钱啊!钱啊!招了吧Flo,饶你不死。”

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
Yamin浑身脱力的倒在床上。
Florent,你一定是傍了大款然后又反悔了!你这个人啊!


Nuno拿起手边的对讲机,杂音刺痛着他的耳膜让神经绷得更紧。
“二把手,老大已经过去了。”年轻的声音在对讲机的杂音中依稀可辨,Nuno深呼吸了一下,才又打开对讲机。“五十米开外狙击枪掩护,Dario守住二十米,Merwan近身跟住。”

Laurent Ban微笑的看着Mikelangelo向他走过来。
他举起手和脸颊平齐,对Mikelangelo打了一个热情的招呼。“Hi,Mikele.”

“Laurent.”Mikelangelo控制着自己嘴角的肌肉向上耸动了一下。
仓库的空间总是能把人的声音放大许多倍,心跳声也不例外。Mikelangelo和Laurent两个人的心跳声错杂在一起组成了并不悦耳的声音。他们就这么僵持了许久,终于,Laurent还是先开口了。

“不准备跟我要东西?”他眼睛闪着光,那光芒足以让普通人打一个哆嗦。

Mikelangelo嗤笑了一声,“要东西?是你要主动给我东西。”

Laurent闻言笑了起来,“是,是,都怪我,”
他打了一个响指,“我都已经包装好了,但是没有系蝴蝶结。”

响指的清脆化为了Laurent手下两个人的脚步声,他们拎着一个裹成长条形状的毯子放到Laurent身前,Laurent脸上的笑意随着Mikelangelo愈发强大的怒气变得更深。
“你要验货吗?”Laurent用脚踢了一下那卷“毯子”声音里爆发出细碎的笑声。

Mikelangelo盯着那卷毯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甚至他还鼓起了掌,“漂亮,Laurent,漂亮。”

然后他掏出了枪抵住了Laurent的额头。

“我要的是活的。”
Laurent清楚的听见了保险栓打开的声音,但他还是挂着嘴角的笑意,抱着胳膊无所谓的站在那里,任由Mikelangelo的枪死死的按在离他脑子不到三厘米的地方。

“但我只有死的,要不要在你。”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让你来选择一下,你一定要死,怎么死在你。”

仓库似乎在下一秒就可以爆炸,两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看着出现在对方额头上只轻微晃动的红色光点。

Gaetan是Mikelangelo借给Laurent的人。最开始Mikelangelo确实是想在他身上做些什么手脚,可是在和Nuno协商之后还是干净的把人借了出去。

Mikelangelo向来不碰毒品,尤其是在Nuno加入之后他们在这方面尤为小心,再加上Solal那边的配合,Mikelangelo算是彻底远离了毒品的勾当。赌场和走私的生意已经足够让他维持地位。

但是Laurent不一样,最初Laurent就是靠着在金三角的冰毒运作生意发家,如今毒品更是Laurent最直接的命脉。

把Gaetan借了出去,其实也就相当于把他剔了出去。跟着Laurent办事,不沾手毒品几乎是不可能。Mikelangelo很清这一点。

但是Gaeten却忘了和Mikelangelo划清界限,或者说,他和Mikelangelo划了太清的界限。

简单讲就是,Gaeten为了帮Laurent转货,把这一单埋在了Mikelangelo名下,Mikelangelo和Florent第二次见面那天他下午拿的那批货就是这一船冰毒,而他们原本该接受的走私地毯被压在了另一个港口。Mikelangelo这一单怕是损失惨重,如果被警局盯上那也会直接毁坏良好记录,他们的卧底也不得不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去修改资料。

再简单点讲就是,Gaeten,这个被Mikelangelo真诚送给Laurent的人,给Mikelangelo捅了个大篓子,他要把人提回来亲自拷问,但是人却已经被Laurent一枪崩死。
如今就被草草的裹在毯子里,停在Laurent脚下。

“他就是手一抖填了之前老板的名字,我替你教训了他而已。”Laurent的后背已被冷汗浸湿,但他的嘴却依然咬紧不放。

“我会信你吗?没有你的指使,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Mikelangelo也没有比Laurent平静多少,举着枪的手紧紧的握着,手心的汗蒸湿了枪柄。

“如果今天你不亲自来,我连尸体都不会给你。”Laurent颤抖的嘴角又开始微微上翘,他把两只手背在身后,眼睛里的光芒依然锋利。

“如果今天我不亲自来,你早就已经和Gaeten卷在一起了。”Mikelangelo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枪口把Larent的头抵的微微后仰。两个人的力量就这么对抗着,呼吸声在仓库中愈发急促。
但是双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也没有妥协的余地。



“Nuno还好吗?”良久,Laurent突然问道。
Mikelangelo的手抖了一下,瞳孔猛然缩紧。

然后他慢慢的把手垂了下来。

他转过身去挥了挥手,Merwan从仓库大门后绕了出来,扛起毯子,对着Laurent比了个中指,走出了仓库。Mikelangelo向门口迈了两步,又停下。“Nuno怎样,和你没有关系,”他转过身来,目光杀向Laurent,“我还清了。”

“便宜你了。”Laurent的嘴角又一次勾起,眼神冰冷的看着Mikelangelo离去的背影。他身后的枪手对准了Mikelangelo想要朝他的腿开一枪,却被Laurent赏了一个拳头。
枪手识趣的走开,留下Laurent一个人在空旷的仓库里,和仍未消散的血腥味呆在一起。

他就站在原地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笑了起来。

“是啊,和我没有关系。”Laurent对自己小声说道。
他终于走进阴影,嘴角的笑容在瞬间尽数垮掉。

Mikelangelo打开了车门坐进去,驾驶位上的Nuno手中握着对讲机,眼睛看向窗外。
“你听见了。”Mikelangelo的陈述句让Nuno转过头来。
他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听没听见有什么差别吗?”他把对讲机扔给Mikelangelo,发动了车子。“我现在只给你做事,和别人没有关系。”

—————————————————— 
Bannuno的线终于开启啦!但是主要还是米flo两个人腻腻歪歪。

马上要质检二可能会小长弧qwq但是绝对不会坑掉的!!!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喜欢啊啊啊受宠若惊!

依然感谢您点进来并且看到这里【掩面泣】我知道槽点仍然超多所以请您尽情的…… 

评论 ( 15 )
热度 ( 115 )

© Treash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