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hia

写文画画都不咋地 主业是哈哈哈

【MiFlo】【黑道paro】恋爱是天使与小熊的圆舞曲 现在篇04

前文请戳:现在篇【01】【02】【03】

                 过去篇【01】

写在前面
cp:Mikelangelo/Florent
Laurent/Nuno
(斜线有意义)
*大家好我高考完回来了!估计大家已经把我忘掉了(猛男落泪)

*这章主要是傻乎乎的日常过渡章
*极度ooc,介意者请慎!!!
*作者以吐槽为生,没有文笔只有脑洞。
*只是同人娱乐,不涉及米老师和Flo,航班和妞妞真人

那么…嗯。
———————————————————
Florent从早到晚尝试的大概300种从Mikelangelo Loconte的别墅里逃出去的方法全部被告知失败之后,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将要画上句号了。

一辈子被软禁在房间里,成为黑帮老大的玩物,失去人生的希望和梦想,就放任自己在豪华奢靡的生活中沉沦。

……
豪华奢靡。

其实换个角度看在这里待着也蛮不错的。只要忽略掉可能失身或者没命的设定,这里大概算是天堂。

舒适的纯棉家居服,供应充足的各种食物和饮料,一张超豪华超柔软的kingsize天鹅绒大床,价值不菲的铺满了整个房间的波斯地毯,包含了所有付费频道的梦想电视,以及在大学宿舍想都不敢想的,带着可以造泡泡的按摩浴缸的皇室卫生间。

其实在这里待着就当度假也不错?(不错个鬼啦!)
Florent这样想着把自己拍回了鹅绒大床上,卷起了被子裹住自己。


Mikelangelo和Nuno道过晚安之后就上了楼,和保镖问过好之后进入了房间。没有开灯,但他还是轻车熟路的一边解开衣服一边钻进了浴室。
热水冲淋让他的肌肉放松了下来,至此他才有时间长出了一口气。
每次和Laurent的见面都像是有一把刀在剜他的心口。痛恨和委屈交织着快要让大脑爆炸,但他还要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只是想问问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要离开。
为什么要背叛父亲。
为什么会去碰毒品。
为什么如今我们会成了对立的两面。

Laurent。
Nuno。
Laurent。
Nuno。
Mikele。

Mikekangelo狠狠的叹了口气关掉了花洒。

他披了一条浴巾走出浴室,摸着黑走到自己的床边,刚准备把屁股挪上去却发现自己的床上有一团打着小呼噜的不明物体。
Mikelangelo花了几秒钟时间才想起来,这大概是昨天半夜被自己绑架过来的小狗熊。
“啧。”
Mikekangelo用手戳了戳睡得正香的小熊——没有反应。
他又戳了戳,还是没有反应。

被绑架过来还能睡的这么香啊真是心大。
Mikelangelo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他看着睡得正香的小狗熊,在心里思忖着要不要一脚把他蹬下去。

但最后他还是呼了一口气绕到另一侧爬上了床,强行把Florent裹在身上的被子扯了一个角盖在自己的肚子上。
但是被子在一分钟之后又被Florent卷走了。

Florent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前是一片无垠的大海,海风卷着海浪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他开心仰面躺在沙滩上,舒服的打了一个滚,然后又打了一个滚,又打了一个滚。真是太舒爽了,他这么想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背上的温度渐渐升高,他再也翻不动身了,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锁在了那里,他有些呼吸困难。
他试图抬起手去掰开脖子上束缚着的东西,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绑在了身后动弹不得。
脖子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他的脑子里混乱的穿插着章鱼的触手和猪笼草的画面。
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放弃了呼吸。

他在绝望中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又睁开眼睛。
眼前的大海消失了,轻微的头痛和耳鸣让他知道这是现实,但是脖颈处的窒息感依然没有消失。
他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绕在自己脖子上的,差点把自己送去见耶稣的,是一双手。
……有些惊悚。
但好在这双手比梦里快把自己掐死的不明物体要好很多。
——虽然他依然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
他试着动了动身子向着床沿的地方拱了拱,想要摆脱掉这双手的桎梏,但是手却在他离开的一刹那把他拽了回来,并且一条腿又搭在了他的身上。

“别动。”手和腿的主人开始说话了。那双手终于松开,从他的脖子上移到了他的腰上。

Florent听到Mikelangelo的声音,后背立马僵住了。事到如今他才想起来,自己在的地方不是天堂,就算是地狱,也有豪华奢靡的地方。
至少魔王住的宫殿,会比上帝的更加宽敞。

“把被子全都卷跑了,现在是冬天你明白吗。”Mikelangelo的声音软软的,处在半梦半醒期间,抱怨的语句让人有些听不清楚。
他又把Florent抱紧了一些,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如果昨天晚上我生气了……我就杀了你了。”

……小孩子应该不会说这种话。

“非……非常抱歉。”
他努力找回自己的舌头,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要说什么。虽然说这个黑帮老大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他打心眼里明白,如果Mikelangelo想要杀了他,那简直是轻而易举。毕竟现在被人像抱抱熊一样抱着的是他,身在地狱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是他,被魔王本人绑架回来的也是他。

Mikelangelo皱了一下眉头。

是啊!你应该抱歉!
在我刚刚杀了人之后打电话告白的是你!把我当成乞丐一样的落魄歌手的是你!玩弄我的感情拒绝了我的玫瑰的是你!甚至你还卷走了我最心爱的被子!

他松开Florent,想了想,然后拽着卷成一个桶的Florent滚了一圈,和他面对面。
他睁开眼睛,和Florent目光相接。
刚刚睡醒的小熊眼睛里还蒙着水汽,他目光闪烁着,有些不知所措。
Mikelangelo有些恶劣的把头向他那边靠近,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氛围还不错,Mikelangelo在内心给自己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对勾。
说实话在一周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旁边会躺着一个男人,就算会躺着一个男人,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如此满意现在这种暧昧的气氛。
Florent试图向后闪躲,却被Mikelangelo的手臂死死的摁在原地,卷在被筒里的四肢无法用力,在Mikelangelo看来,Florent就像一只随时可以被他拆吃入腹的兔子。

天呐天呐。
Florent的脑子里一团乱麻。
过于近的距离让他能够数的清Mikelangelo的睫毛。
这倒不是说他可以去看去数还是怎么样,只是他太慌乱,只能盯着一个地方来保持镇定。
他咬住嘴唇,耳膜被心跳震得颤抖。Mikelangelo越凑越近,他发誓他看到了Mikelangelo的恶魔角和他嘴角的,绝对不能说是善意的弧度。

他没想过和男人上床,各种意义上的上床。除了野营的时候和Yamin睡过一张帐篷之外,他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另外一个男人单独躺在一张大床上。

更何况……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还很像Florent在电影里看到的,性爱的开场。
“Loconte先生……”Florent小心翼翼的试探。
“嗯?”Mikelangelo抵上他的额头,满意的看着Florent像被铁夹绊住的兔子一样瑟瑟发抖。
“我……我……”
Mikelangelo更加恶意的掐住他的脖子,死命盯着Florent拼命躲闪的眼睛。
“你什么?”Mikelangelo用他那种能迷倒小老鼠的声音轻轻问。


“我想去厕所。”

……

……?

现在僵住的是Mikelangelo了。
恶意逗你是我的不对,但是以这么个理由拒绝我就是你的不对了。
更何况我还没有对你做什么。
你的借口能不能起码不破坏氛围。
你说个什么“我害羞”“我不想”之类的我还可以接受。
但是你这么说……


Mikelangelo额头跳了两下。Florent这一句打得他兴致全无。虽然他真的也没有打算对他做什么。
于是他还是放开了Florent,看着他一溜烟似的冲进了厕所。
Mikelangelo这会儿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对Florent Mothe,这个长得像个小熊一样的傻瓜大学生毫无办法。
但他现在意识到的是,他的小兄弟,竟然因为刚刚红透了脸的Florent起了反应。
Mikelangelo烦躁的把手伸进裤子草草的撸动了两下自己不安分的小伙伴,然后把责任都推到了所谓的晨间生理反应上。

Florent上完厕所冲完澡之后,Mikelangelo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床上留下的只有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和一张纸条。
【下楼,吃早饭。】
Florent只好照做。
休闲服意外的合身,他第一次被允许走出房间门,才发现这间别墅真的很大。
Mikelangelo的房间在二楼走廊尽头的拐角,真是个隐蔽的位置,大概是为了防御和逃跑。
Florent点了点头认同了自己的猜想,然后他下了楼梯,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依然一身摇滚歌手打扮的Mikelangelo。

“早上好。”Mikelangelo很自然的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Florent眼睛看着Mikelangelo眨了眨,然后他看到了站在楼下大厅另一端的,向他走过来的Nuno。
“Hi,Florent小熊。”Nuno走到Florent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住的还习惯吗?Mikele没有欺负你吧?”Nuno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似乎颇为满意。

Florent暗自咽了咽口水,十分违心的点了点头。——如果说各种调戏以及威胁不算是欺负的话。

Mikelangelo打断了Nuno像看儿媳妇儿一样的,对Florent前问后问,“饿了,Nuno。”他站起来拿走了Nuno手里的Florent,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在了餐桌椅子上。

早餐不丰盛,但很精致,从Nuno自信满满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是他的手笔。吐司煎蛋配上德式香肠,凯撒沙拉浇蛋黄酱,桌子正中间放着一壶牛奶。

Mikelangelo坐在Florent对面的座位上,开始往自己嘴里扒拉食物。说实话,Nuno的厨艺真的超赞,但是Mikelangelo偶尔也有想换口味的时候,于是热狗就成了最佳选择。
热狗。Mikelangelo的叉子停顿了一下。
都怪热狗。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Mikelangelo很快就吃掉了一半,他抬头看了看Florent,发现吃热狗的时候恨不得一口把整个热狗吞进去的小熊此刻却对着早饭发呆。Mikelangelo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他又转头看了看Nuno。

Mikelangelo差点把一口牛奶喷出来。

Nuno就挂着一脸妈妈桑的慈祥笑容,双手交叠放在下巴下面,宠溺的,看着Florent。

这什么?这太可怕了!
这就像是糖果屋的老婆婆超级友善的请你吃糖!
而她的目的却是用你煲汤!

“Florent小熊,这个没有下毒,你放心吃。”Nuno的表情依然慈祥,Mikelangelo却感觉背后冷汗直冒。Nuno转过头来看到Mikelangelo一脸诡异的表情,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也没有放奇怪的东西,你知道的,现在是早上。”

Florent的表情变的奇怪,因为Nuno的话听起来就是“现在是早上哦,所以奇怪的事情要留在晚上。”
他简单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悲壮的,像Mikele一样叉了一大叉子放到嘴里。
……

好吃!!!

好吃!!!

超他妈的好吃!!!

是妈妈的味道!!!!

 

Florent于是甩开了腮帮子,飞快的吃完了一盘,“好吃!”他眼睛亮晶晶的,和满嘴的油一起闪着亮光,十分感激的看着Nuno。

 

“喜欢就好。”Nuno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甜蜜,Mikelangelo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Lauret挂上了第三个沙袋。

他的胳膊已经烧到不行了,门外的保镖已经进来看过他多次,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可是全被他骂了回去。

 

“跟我没有关系。”他的嘴唇颤抖着,任由汗滴流过他的下巴。

“跟我没有关系……跟我没有关系!操!”

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沙袋上,发出砰砰的响声,他似乎无法停下嘴里的咒骂,但是模糊中,每一句的剑锋都直指他自己。与其说他把沙袋当作了别人,不如说每一拳,他都恨不得打在自己身上。

 

他后悔过吗?

当然,他现在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为什么偏偏那天被带出孤儿院的是他,为什么八岁的自己,执意要收养自己的老Loconte也带走总是躲在他背后的Nuno。

 

“全他妈的跟我没有关系!”他用了全身的力气把沙袋打出去,但在一个慌神间,沙袋猛的弹回来把他撞倒在地。

 

“……操。”

Laurent整个人蜷缩起来,空荡荡的房间里冷的吓人。他双手抱住自己的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浑身颤抖。

他是在哭吗?他也不清楚。

 

他总以为Nuno会回来,他总以为Nuno和他是不可分开的。

 

回忆在他脑子里疯狂的翻覆着,有关Nuno,有关Mikele,有关忠诚,有关责任。这一切几乎要撕裂他,他大口的喘着气,想要把记忆赶出脑海,可一切只是徒劳。

 

Nuno和Mikele的话越发清晰。

 

 

他们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夹杂着笑声和叫声。

 

他们说“Laurent哥哥,Laurent哥哥,快过来,你最高了,所以你把星星放在树顶吧!”

 

 

————————————————————————————————————---

开始扯剧情线了,从这章开始会是第一篇和第二篇的穿插更新,第一篇主要是现在,第二篇是讲过去。

高考之前弧了那么长时间,几次说更也没有时间,真是……超级对不起大家!!!

这文肯定不会坑的qwq在我高三地狱的闲暇时间这篇文的设定已经超乎我最开始的想象了

总之还是超感谢大家!!!!


评论 ( 21 )
热度 ( 102 )

© Treash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