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hia

写文画画都不咋地 主业是哈哈哈

【MiFlo】【黑道paro】恋爱是天使与小熊的圆舞曲 过去篇01

全文请戳:现在篇【01】【02】【03】【04】

                  过去篇【01】

写在前面

cp:Laurent/Nuno

        Mikelangelo/Florent
(斜线有意义)
*过去篇主要是写Bannuno以及Mikele的过去,所以基本不会涉及傻flo【掩面】在此致歉

*但是主要篇幅还是在miflo上,过去篇仅作为对剧情及人物心理理解的补充

*第一次拉这么大的线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文卡了很久超级抱歉qwq

*过去篇的画风就很正经和压抑了qwq

*极度ooc,介意者请慎!!!
*作者以吐槽为生,没有文笔只有脑洞。
*只是同人娱乐,不涉及米老师和Flo,航班和妞妞真人

*总之,感谢大家!

Ps:捉虫感谢 @卡姆耶明娜 


那么…嗯

————————————————

孤儿院所在的地方是大概法国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的小村庄,是在一些黑色的独栋房屋中突兀多出的一幢白色的建筑。孤儿院旁边挨着一座教堂,但是站在孤儿院的门口往前看,就能看到另外一座教堂上闪闪发光的金色十字架和栩栩如生的镀金雄鸡,还隐约能看见颜色鲜艳的巴洛克风格屋顶。

 

村民们都说孤儿院是个好地方,因为他们总能看见站在外面晒着些谷子的孤儿院老师们对村民们笑脸相迎,而且他们总能知道那些孩子的生活是如何充满乐趣,以及这些小可怜是怎样的吃不饱饭。老师们说到动情处总会落下几滴眼泪,然后第二天就会有一些虔诚的村民带着自家所剩不多的粮食送到孤儿院,再和老师们一起感激涕零。

 

也没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他们几乎没有在孤儿院见过几个孩子,但是也没有人会计较。因为他们帮助了那些孩子,那些粮食替他们赎罪,是孤儿院,让他们更加接近天堂。

 

老师们和村民说的关于孩子们吃不饱饭的话多数属实,但是孩子们也再不可能吃饱饭了。多出的谷子变成了钱揣入腰包,坏掉的米淘也不淘倒进锅里又是孩子们的一餐。有些生病的孩子总会突然消失,但除了他们平时的玩伴没有人会注意。孩子们的天真总会盖过黑暗,他们总以为他们消失的玩伴是被领养他们的人接走,有新的爸爸妈妈,还有新的棉衣和玩具。

 

 

Laurent端起自己的饭碗坐在了角落,今天的午饭依然是稀粥,他看了看碗里漂浮挣扎着的几粒米,拿起小得可怜的一块发硬的面包,扔进了碗里,他看着面包吸水胀大,从无力的干燥变为病态的肿胀,Laurent总是不自觉地会把周围的人代入面包的不幸。终于,面包沉了下去,Laurent拿起自己的叉子和勺子插到了面包的腹中。

总会有些孩子在餐厅起冲突,尖叫声划破闷热潮湿的空气,然后噩梦一触即发。
“老师”们踢开木门,拿着藤条毫不留情的打在那些孩子身上,“你们这些小杂种!”那些戴着斑驳的金耳环的女人声音像是掺杂着铁锈,粗糙刺耳的声音和藤条一起把孤儿院变成地狱。孩子们开始哭闹,老师们就用胶条缠住他们的嘴巴,踢开饭碗,把那些孩子拎进杂货间。

最开始的时候,Laurent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他看着那些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甚至连路都走得磕磕绊绊的孩子们吓得瑟瑟发抖,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但是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地紧紧咬住嘴唇,窒息的感觉把他们的脸憋得通红。

 

一次一个平时乖巧得让人心疼的和他住在一间的黑人孩子只是啜泣了一声,Laurent就一周再没有见到他,再回来的时候,那个眼睛像是黑珍珠的孩子再也不会对任何的虐待有任何反应,就算是犯错的孩子被老师泼了一身的冰水,他也能够淡定自若地吃着自己的食物,他似乎再也没有笑过,碰到来领养的人,他也只是瑟缩在后面。

再后来,那是Laurent亲历的第一次死亡,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人是会死去的。Laurent凌晨醒来,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上有什么潮湿而又黏腻的东西,似乎是从他的上床滴落下来。

那个黑珍珠一样的孩子再也不知去向了,没有户籍的孩子生或死都是无所谓的。Laurent偷偷地把那孩子用过的玻璃藏了起来。他似乎看到了另外一条路,他在那片小小的玻璃上,看到了绝处逢生的希望。

 

从这之后,Laurent就会尽量远离人群,他不希望有什么事情缠到自己身上,比起绝处逢生,苟且偷生似乎更值得争取。


Laurent只有八岁,但他深知这里的法则。解脱有两种方法,死亡,或者被收养。他开始尽力地回想那些极少数被领走的孩子的样子,他们有的会唱歌,有的会画画,在领养人踏进孤儿院的一刻那些从小就明白谄媚的孩子就像狗一样地摇着尾巴,盼望着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青睐。而后Laurent放弃了,似乎是骨子里的倔强让他不得不选择听天由命,但是手里的小玻璃片是他唯一可以选择的权力。

 

*

突然,Laurent听到一声啜泣,他惊恐地睁大眼睛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条破旧的花裙子,被泼上了米汤。金发的小女孩儿咬着嘴唇拽着裙摆,脸越来越红,啜泣变成了抽泣。

 

Laurent有预感,又一场灾难即将爆发。

 

灾难的罪魁祸首呆坐在小女孩旁边,男孩本来就白净的脸变得没有了人色,他双手就凝滞在小女孩手臂旁边,他不敢碰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身边的孩子们自觉地散开,远离了危险区,留着男孩子自己一个人更加无助。

 

就像是看着一颗炸弹,“你别哭,求你,shhh,shhh”男孩儿还在挣扎着,他像是恳求自己的母亲一样恳求着爆发边缘的小女孩,所有孩子都埋下了头去,选择不听不看。他们没有Laurent聪明,但他们也已经懂得了明哲保身,毕竟是人的天性,没有哪个人会去因为不关自己的事而选择直面死亡。

 

终于,丧钟一样的哭声爆发了。

 

小女孩儿尖利的嗓音就像是炮弹一样无情地摧毁了整个餐厅,小男孩儿无助地坐在那里,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除了小女孩哭声外静得吓人的餐厅总能听见门外逼近的脚步声,那是撒旦来临。

 

Laurent眨了眨眼睛,把头埋得更低,更加卖力地吞咽着面包的尸体。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而后又爆发,大概是谁捂住了女孩的嘴,又大概是魔鬼希望火燃烧地再烈一些。

 

Laurent忍不住又抬头,刹那间,他和小男孩儿的目光相接,两双琥珀色的眸子第一次望进对方。

 

就如同鬼迷心窍一般,那一瞬间Laurent把自己的饭碗端起来,在小男孩儿惊慌而又不解的眼神里,悄悄地走到了饭桌旁边蹲下,把饭倒在了整个孤儿院小恶霸的腿上。

小恶霸嚎叫一声,把邻座人的碗掀翻在地。

 

顿时闹作一团。

 

Laurent的手臂发麻,他开始恐慌,但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Laurent在哭作一团的孩子中间一把抓住男孩儿的手把他拉出人群。他带着他狂奔,像是奔赴一场婚礼,也像是Laurent在冲向自己的死亡。奔跑的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回来了,那个黑人孩子,那些鲜血,那些在动脉旁边凝结的血块,Laurent在记忆中窥见,他在预习几天后的自己。


几乎是争分夺秒的,Laurent听见餐厅大门被一脚踹开,天堂的虚幻易容被无情撕下,地狱成为真实。他拽着男孩儿的手逃进了厨房,轻车熟路的闪进了厨房最里端看似紧锁的,布满斑痕的木门。Laurent把木门小心翼翼的关上,早已腐朽到没人记起的的老木门,就这样把两个孩子拥入了安全的地方。

 

*

大概所有人都忘了这扇小木门后面的教堂,被荒草覆盖着的庭院让这里仿佛与时间脱节,大理石被雨水冲刷而变成了污垢的颜色,教堂最高处的金色十字架也已经完全变黑,不甚高的讲不清是什么建筑风格的教堂被埋葬,没有人再会拜访这里,这里是被上帝遗忘的乐园。

 

于是这里就成了Laurent自己的避难所。

 

从他发现木门的秘密之后,他就总会偷偷的进来,轻巧的越过那些毫无生气的绿色植物,蜷缩在在教堂的公墓里躲避着木门那边的让他无法全然理解的黑暗,他有时就会坐在公墓里睡着,然后再被腿上不知什么时候被虫子咬的包唤醒。

 

教堂的大门是紧闭着的,Laurent曾经试图推开,但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会用手指勾勒着粗糙大理石上雕刻的并不精美的花纹,图画能给予一个孩子最好的教育。Laurent在这些石刻中读着只属于他的圣经,他看到犹大的背叛,他也看到耶稣的鲜血,这些僵硬而又生动的画面刻入他的童年,残忍而又现实,血与人生交织在一起,是这个年纪无法理解的东西。那些沐浴在血液中的神祗,本肮脏和圣洁一起变做了诡谲,他们有些时候会闯入Laurent的噩梦,撕裂阴霾,伴着Laurent在一片腥风血雨中睡得安然。

 

*

男孩儿背靠着木门蹲了下来,他把头埋在手臂里,Laurent站在他面前看着他,“Nuno。”男孩突然说,声音小到和安静融为了一体。

 

“你说什么?”Laurent也蹲下来,试图听清刚刚那两个奶声奶气的音节。

 

“Nuno,我的名字。”小男孩儿又说。

 

Laurent捧着Nuno的脸让他抬起头来,斑驳的光洒在那张漂亮的脸上让Nuno看起来像是半透明的。他吻了吻Nuno的额头,“我是Laurent。”

 

而后他看见Nuno笑了,背靠着地狱,似乎是第一次,小小的Laurent看见了自己的天堂。

 

——————————————————

这章没有miflo还是,占tag致歉!

这次很久没有更文其实我也很难过,因为瓶颈期的原因完全不想写东西,还好今天终于很顺畅的写出来啦XD


已经300fo了大家如果想点梗可以评论区见!

评论 ( 4 )
热度 ( 49 )

© Treashia | Powered by LOFTER